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十六章 局子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虽然外面笼统的对这些人都称作是红三代,但是身上的红色浓淡的确是很讲究。在这四九城这纨绔遍地贱如狗的地界,不乏那些见到圈子里点头哈腰的三代,也不乏刘经天这种人见就卖个面子的红三代。

    陈北煌家中的老爷子也是爬雪山过草地,渡过长江,跨过鸭绿江,见过炮弹砸在身边战友身上,也在长征路上嚼过皮带的老革命,十年浩劫熬过之后,陈家老爷子也是当时的红人之一,而今虽然和刘家老爷子一样退居二线,但是陈北煌身上的红色倒也浓艳至极。

    虽然说革命者不计较个人得失,但是革命者的子孙终究还是人,是人就少不了人情长短,是是非非。两家老一辈关系虽然算不上好,但也不能说薄,偏生这刘经天和陈北煌相互怎么着都看不顺眼,大摩擦不敢有,小摩擦倒是不断。

    儿孙之间的摩擦,长辈自然也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事情,既然生的小子,那就得像公鸡一样好斗才行。要是天天娘们兮兮,那老字辈的那些人也觉得不顺畅,而且有竞争才能有提高,斗一斗也不是坏事。所以这刘经天和陈北煌便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较着劲。

    四九城里人眼明,都看得出来,刘家老爷子身体倒还康健,而且子孙要么在军队握有实权,要么就是在真金白银的部门坐镇;而陈家老爷子却是在病床上吊着半条命,而且家族里面的后辈并没有什么出色的人。所以刚开始的时候,是刘经天是压着陈北煌打。

    可到后来,不知道陈家是怎么活动的,居然把刘经天这厮给运作到了公安部里面一个握有实权的部门,而且这陈北煌也算争气,竟然干出了不少成绩,最近眼看着就要再挪挪窝;可是刘经天依旧还是赋闲在家,俩人这一比较,悬殊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哪个少年不置气,哪个少年不爱面子,陈北煌上位之后,便想找回之前的场子,只是刘经天之前因为私开老头子车子的事情被禁了足,陈北煌一直找不到机会,而今终于见到了刘经天,怎么可能不在言语上撩拨抢白几句。

    “经天啊,不是我说你,你也二十郎当岁的大小伙子,天天不务正业也就算了,可你今天也不看看咱们这是什么地方,也不让经纶收拾收拾,带着你身边这土老冒就过来了,哥哥我忍不住就得说道说道你。”

    陈北煌对于衣着打扮还算颇为研究,扫了一眼林白身上的装束,便知道浑身上下这行头几百块钱撑死了,心里边便有些鄙夷,忍不住出言讽刺道。

    话音一落,围观的人群一阵哄笑。陈北煌这话说的巧妙,话语里面没啥过激的词汇,但是细细一品,却是长辈训斥晚辈时候说的话语,而且不但损了林白,连带着他身边的刘经纶也损了一番。

    草,刘经天一听这话心里边不愿意了。你丫挺的不就是在公安部当了个小官么,老字辈的都不行了,就算是再活动,你能上正厅都是烧高香了,还他妈在爷们面前嚣张。尤其是在自己带着小表弟出来玩的的时候嚣张,这不是故意折爷们的面子么。

    “林白,别听别人瞎比比。今儿个好好玩,想点啥就点,哥哥给你报销。”既然是带林白出来玩,刘经天也不愿意生事,淡淡道。

    殊不知此时林白心中倒是生起了一些兴趣,早先听人说,这圈子里面纨绔斗狠要么砸车,要么掏枪顶脑门子,林白早就想见识一番了,而且林白本就也不是个善茬,如何肯罢休。

    “表哥放心,我不会和疯狗一般见识了。疯狗要了咱,难不成咱再回咬一口,那咱和这扁毛畜生有啥区别。”

    陈北煌一愣,这他妈的算什么事儿。你刘经天如果去掉那个牛逼爷爷、牛逼老爸,说白了就是个无业游民,凭什么这么张扬。最重要的是,你身边跟着的这凭啥敢这口气对自己说话,而且居然把他陈北煌比作扁毛畜生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们……”陈北煌颤抖着手指着面前的林白,兀自失声。怎么说他现在也是春风得意,现在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这个横空出世的穷小子这么一番鄙视,这让陈北煌怒不可遏。脸上的色彩更是从红到白,从白到青,即便是家里边长辈屡屡告诫他要养气制怒,但此时哪里还能控制。

    “说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