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 46 章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第 46 章

    珣贵人是三人中位分最高的, 自然是她出言询问,打量了面前太医一眼道:“怎么不是英太医来请脉?看你面生得很, 是才进御药房的么?”

    那太医呵了呵腰道:“臣吴汀白, 在御药房办差已经两年了,原是伺候景仁宫差事的……”

    晴山忙抢了话头儿,笑道:“主儿们不必担心, 并不是给我们娘娘看诊, 是跟前带班的芰荷身上不舒坦,特召吴太医来瞧瞧的。”

    颐行心下明白, 看来又是隔帘瞧病, 懋嫔的脸自然是不肯露给太医瞧的, 否则一把脉, 岂不是原形毕露了, 除了暗杀太医灭口, 没有别的办法。

    永常在颔首,“不是娘娘有恙,那再好不过。”

    “吴太医瞧真周了吗?芰荷姑姑还好吧?脉象上可有什么异样?”颐行一派天真模样, 含笑望向吴太医。

    吴太医道:“回小主的话, 没什么异样, 不过有些血热, 五志过极化火, 调理上三五日的也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晴山脸上神情有些晦涩,唯恐她们继续打探下去, 便匆忙向吴太医比了比手送下台阶, 一面道:“时候不早了, 今儿有劳太医,太医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回身的时候, 她们竟还没散,没有办法,晴山只得上前向她们蹲安,说懋嫔娘娘一切都好,偏劳小主们费心了。

    珣贵人见她有些异样,知道这位晴姑姑是懋嫔爪牙,一向比懋嫔更会看人下菜碟,便一笑道:“娘娘果真体恤底下人,竟请了景仁宫的太医过来给底下人瞧病。”

    永常在到这会儿才想起来,哦了声道:“对,宫人病了,明儿上外值看诊就成了,眼下都下了钥,难不成芰荷病得很重么?”

    晴山有点懒于应付她们了,宫里头女人就是这样,平时闲暇惯了,凑到一块儿没话也得找点儿话出来,便皮笑肉不笑道:“小主儿,才刚吴太医的话您也听着了,太医说就是血热,没有旁的毛病,病势也不重,小主就别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晴山说完就要返回殿内,刚要迈步,听见颐行幽幽说了句:“既然不是懋嫔娘娘不舒坦,那咱们就不必愁了。只是娘娘宫里有了病气儿总不好,明儿我要上殿里请个安,还请晴姑姑代为传话。”

    晴山霍地转回头来望向颐行,老姑奶奶脸上带着老奸巨猾的笑,这副神情分明是察觉了什么,开始有意作梗了。

    难不成她果然窥出了懋嫔娘娘遇喜的骗局么,今儿还上贵妃的永和宫去了,别不是商议怎么戳穿这件事吧!晴山一瞬白了脸色,她不敢断定,但这种预感越来越强烈,以前满以为蜜罐子里泡大的老姑奶奶四六不懂,原来并不是的,一切她心里门儿清。

    是啊,大家大族,哪户门头里没有后院争斗,怎么能误以为她糊涂呢。

    晴山惊愕之余,强自定下神来,这种随居宫眷给主位娘娘请安的事儿,她不便替懋嫔回绝,只好讪讪道是,“明儿娘娘精神头儿也不知怎么样,这两天人愈发倦懒了……主儿来了,我替主儿通传,见不见的,再听娘娘示下。”

    晴山蹲个安走了,珣贵人望着她的背影一哂:“这晴姑姑随主子,懋嫔娘娘的做派学了个十成十。”

    永常在道:“她没来的时候,储秀宫倒也自在,她一来,弄得整日间鬼鬼祟祟的,懋嫔娘娘连人都不见了,也不知在盘算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颐行笑道:“所以才得去给懋嫔娘娘请安啊,我位分低,不说日日晨昏定省,逢着初一十五探望一回,也是应当的。”

    三个人又商议了一会儿,方慢慢散了。

    东暖阁里头隔窗看着的懋嫔又惊又急,脸上刺痒难消,又不敢拿手去挠,只好一遍遍用湿手巾掖脸降温。

    “主儿,明早她们怕是要来请安,到时候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因着把脉的时候谎称是宫人,才在吴太医跟前糊弄过去。关于吴太医那头,倒是不用担心,景仁宫和妃与懋嫔交好,也正是因为这层关系,她们才绕开了英太医,特地找吴太医来诊脉。可如今看样子是被宫里随居的那几个盯上了,懋嫔心里头琢磨,一个巨大的网子编织起来,越织越大,几乎要将她整个儿盖住了……再延捱下去,恐怕难以支应,还有三个月呢,这三个月怎么经受得住这磋磨?她已经生了退意,一日比一日觉得当初这件事办错了,弄得如今有恙,连太医的面都不敢见,怎么能够对症下药!

    痒……好痒……懋嫔百爪挠心,那罐子引发她起疹子的人参膏早被她砸了。手指摸过脸颊,隐约觉得脸肿了起来,她慌忙让如意拿镜子,一照之下险些吓得她丢了三魂七魄,只见每一片疹子都有指甲盖大小,红且胀地分布在额头和两颊。

    那种痒,是触摸不着的,肉皮儿最深处的痒。

    她焦急起来,实在受不住这煎熬,摘了指甲套就要往脸上抓挠,可如意和晴山拽住了她的手,一叠声说主儿不能。她哭起来,“我难受!难受啊……痒死我了……快敲冰来!敲冰来……”

    只有用冰,才能压下那份燥热,一旦热气消散了,剧痒方可暂时得以缓解。

    如意拿手巾包起冰块,让懋嫔压在脸颊上,一面忧心忡忡嘀咕:“主儿,可怎么才好啊……奴才细想想,往年也常用高丽进贡的人参膏子,从没出过这样的差池。如今事儿全堆在一块儿了……别不是有人往这膏子里加了什么吧!东西是经内务府再到养心殿的,谁能有这么大的本事动手脚?思来想去,恐怕也只有永和宫那位了。”

    懋嫔听她这么说,恨得直咬牙,“这老货,我早就知道她包藏祸心!她的大阿哥没养住,也不许别人有孩子。现如今是逼得没法儿了,我只好破釜沉舟,得赶在裕贵妃有所行动之前,把这事儿了结了。”

    晴山叹了口气,“那主儿预备怎么办?奴才明儿把裕贵妃请到储秀宫来,越性儿把罪证坐实了,拽下个贵妃来,也不枉担惊受怕了这几个月。”

    懋嫔却说不成,“今晚宫门下钥了,她传见不着太医,可明儿天一亮,就不知她会做出什么来了。我得抢在她动手之前,先上慈宁宫去一趟,在太后跟前吹吹风。只要太后对她生了嫌隙,那她这代掌宫务的差事,也就做到头了。”

    说办就办,第二天一早,懋嫔就顶着纱巾出了储秀宫。这回是冒险行事,抢的就是个时间。脸上红肿略消,已经不再痒得那么厉害了,于是趁着六宫向贵妃问安的当口,懋嫔直进了慈宁宫。

    太后对她一早到来很意外,这是坏了后宫规矩的,且她脑袋上顶块茜纱是什么意思?难道戏瘾儿犯了,要扮回疆女子?太后皱了皱眉,正要训斥她不成体统,可还没开口,懋嫔就跪在了太后跟前,哭哭啼啼地请太后为她做主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”太后因她怀着身孕,忽然见这么大的礼,也有些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。忙让身边宫女把人搀起来,“有什么话好好说就是了,一大清早的,何必这样哭天抹泪儿。”

    懋嫔抽抽搭搭说是,到这时才揭开头上的纱巾,那脸庞露出来的一瞬,连太后都惊了,盯着她看了好半晌,“才一个月没见……富态了?”

    懋嫔愈发惨淡了,哽咽着说:“太后,奴才这不是富态,是用了昨儿御前送来的人参膏,脸一夜之间红肿得这样。求太后为奴才做主,奴才近来诸事不顺,前几日被新晋的颐答应冲撞了肚子,奴才罚她禁足,裕贵妃来说情,软硬兼施地让奴才解了禁令。隔了一天御前送高丽进贡的东西来,这些后宫用度原本都是贵妃娘娘分派的,为什么到我手里就变成了这样?太后老佛爷,这桩桩件件,分明都和裕贵妃有关,老佛爷要是不救奴才,恐怕奴才肚子里的龙胎,哪天就要保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龙胎保不住,那可是天大的事儿,懋嫔这番话,倒让太后心头一阵急跳。
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