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 37 章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第 37 章

    那还等什么, 赶紧收拾起来吧!

    含珍和银朱忙把她拉到椅子上坐定,一人持着手把镜, 一人给她梳妆。

    可怜小小的答应, 没有好看的衣裳和头面首饰,只有内务府例行给的几样钗环和一套通草花。含珍替她绾起了头发,晋了位, 那就算是半个人妇了, 大辫子再也不合时宜,得梳小两把才好, 再简单簪上一朵茉莉, 用不着多繁复的妆点, 老姑奶奶生来俊俏, 稍稍一收拾, 站到人前就是顶拔尖的。

    银朱拉着她, 在地心旋了两圈,老姑奶奶梳起了把子头,颈后有燕尾压领, 那细长的脖颈, 衬得人愈发挺拔。

    银朱说挺好, 取过粉盒来, 照着她的脸上扑了两下, 粉末子在眼前纷扬,把颐行呛得直咳嗽。

    含珍失笑, 拿手绢给她卸了多余的粉, 又接过胭脂棍, 给她薄薄上了一层口脂。待一切预备妥当了,忙牵起她的手说走吧, “再晚些,宫门一下钥,您今儿就缺席了。”

    缺席对后宫主儿们来说,可不是一桩好事,除非是病了、来了月事或是遇喜,否则谁也不能错过这样的机会。皇上原本牌子就翻得少,自己要是再不上进,那还能指着有受宠发迹的一天吗。

    “快点儿……”含珍牵着她催促,途径前头两座配殿时观望,珣贵人和永常在早已经去了,正殿前只有预备给懋嫔上夜的晴山,带着小宫女们冷冷看着她们。

    含珍也不管她,把颐行牵出了宫门后,将颐行的手搭在自己手背上。见颐行气喘吁吁,便安抚道:“今儿是头一回,没打听明白新规矩,是奴才的不是,委屈主儿了。”

    颐行说没事儿,“才吃过了饭,正好活动活动……我以前看话本子上说,被翻了牌子的宫妃,梳洗完精着身子拿被褥一裹,等太监上门抬人就成了,没说要上养心殿应卯呀。”

    含珍道:“那是以前。早年大英才入关那会儿,确实是这么安排的。后来年月一长,抬来抬去的忒麻烦,到了成宗年间就改在每晚入养心殿围房听翻牌了。这么着也好,您想,脱光了叫人抬柴禾一样送进皇上寝宫,那还算是个人吗。如今这么安排,好歹能体面地来去,也算是对后宫嫔妃的优恤。”

    能穿着衣裳来去,已经算是优恤了,这吃人的世道啊!

    不过眼下且来不及感慨那些,颐行由含珍搀扶着,走过一道一道宫门。待进了遵义门,见养心殿各处都掌起了灯,一溜小太监正由满福带领着,站在檐下拿撑杆儿上灯笼。

    “哟,小主这会儿才来?”满福眼尖,看见她,压着嗓子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颐行笑着应承:“谙达,我是才接着令儿,说要上围房候旨来着。”

    “那快去吧,万岁爷正用膳,敬事房说话儿就要进膳牌了。”满福朝西边指了指,“上西围房,答应小主们全在那儿呢!”

    颐行嗳了声,忙拉着含珍往后殿走,才走了两步,被满福叫住了,他伸出一根手指直画圈儿,“从这儿往西,这条道儿近。”

    含珍犹豫了下,还没想明白养心殿前殿能不能经过,颐行就拽着她直奔西墙去了。

    “主儿……”含珍捏着心地叫了颐行一声,“那太监该不是在坑您呢吧!”

    养心殿前殿是皇帝召见军机大臣的地方,两扇巨大的南窗,一眼能看见院里光景。那是万岁老爷子常待的地方,不管是暖阁还是书房,左不过就在这所屋子里……

    得,好像也不必提醒了,她们飞奔过去的时候,眼梢瞥见了南窗里的人,正以一种惊讶的目光,看向窗外不知死活的两个身影。

    颐行也发现了,后知后觉地问:“那是谁啊,是皇上不是?”

    含珍觉得天一瞬就暗了下来,颓然说:“可不是吗,怹老人家正用膳呢。”

    东暖阁内的皇帝此时也很慌张,“那两个人是谁?是老姑奶奶?”一慌嘴里说秃噜了,竟然也跟着叫了老姑奶奶。

    怀恩讪讪笑了笑,“好像……正是呢。”

    “她怎么打这儿过?”皇帝百思不得其解,“你说她看见朕的样子,会不会想起夏太医?”

    怀恩说:“应该不会吧,老姑奶奶眼神好像确实不怎么好……”

    所以皇上真不必对多年前的事耿耿于怀,一个大活人,脸给遮起一半,打了好几回交道她都认不出来,还需要担心她瞧见了不该瞧的东西,掌握了什么所谓的“根底”吗?

    皇帝点了点头,觉得言之有理。这时满福从外头进来,垂着袖子说:“主子爷,老姑奶奶应卯来啦。才刚她打前边过,您瞧见没有?”

    怀恩一下子竖起了眉头,“她打殿前过,是你指使的?”

    满福说是啊,“东围房里已经坐满了主儿们,老姑奶奶从东边过,没准又要挨议论和刁难。倒不如直去西边,那里头全是答应位分的,谁也不比谁高一等,老姑奶奶进去不挨欺负,那不是挺好?”说罢谄媚地冲皇帝龇牙一笑,“万岁爷,您说是吧?”

    皇帝瞧了他一眼,没言声。没言声就是默认了,满福暗暗松了口气,其实干完这事儿他就有点后悔,这算是妄揣圣意,闹得不好挨板子都够格。还好万岁爷对老姑奶奶的宽容救了他一命,要不这会儿连他师傅都保不住他。

    怀恩对这鬼见愁算是无可奈何了,又不好说什么,只管朝他瞪了瞪眼睛。

    满福知道自己犯浑了,缩着脖子冲他师傅讪笑了下,很快便道:“时候差不多了,奴才瞧瞧敬事房的牌子来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敬事房的牌子……说起这个,皇帝今天的感觉和以往有些不同。以前满满一个大银盘,里头密密麻麻码着嫔妃们的封号,那些名牌看得多了,已经让他完全失去了兴趣。今天却不一样,以往不能上绿头牌的低等官女子也都有名有姓了,如今他的后宫,简直是一番欣欣向荣的盛况。

    皇帝从来没有统计过后宫嫔妃的数量,要是全加起来,总有三四十之巨。果然的,今晚敬事房来了两个顶银盘的太监,进门就在金砖上跪定,搓着膝头子,膝行到他面前,向上一顶道:“恭请皇上御览。”

    皇帝的目光直接落到了那些崭新的绿头牌上,一排一排地看过去,终于在角落里找到了眼熟的几个字,“颐答应”。下面一排小字写着她所在的旗别,和她的闺名尚氏颐行。

    这牌子要是搁在几个月前的御选上,应当是看见也只做没看见吧!福海犯的是杀头的大罪,留着一条性命已经是法外开恩了,无论如何他的家眷不可能入宫晋位。要办成这件事,就得耐住性子来,其实他到现在都没有想明白,为什么小时候的执念会那么深。她是头一个看见他不雅之处的姑娘,那种感觉,说句丢脸的话,简直就像他的头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当然小时候的想法没有那么复杂,只是又气又恼,对她衔着恨。现在也谈不上喜欢,养蛊熬鹰的心血花上去了,自然对她的关心也多些。

    目光在那块绿头牌上流连,怀恩以为他会翻牌子的,谁知到最后并没有,皇帝懒懒收回了视线,今晚还是叫“去”。

    徐飒只好顶着银盘,带徒弟退出养心殿,到了门外满福追问,徐飒叹着气说:“又是叫去。万岁爷这是怎么了,都快三个月没翻牌子了,你们御前的人也该劝着点儿,每回太后打发人来问话,咱们都不知怎么交代才好。”

    满福嗤笑,“这事儿怎么劝?圣意难违,你小子不知道?”

    徐飒搬着银盘垂头丧气走了,满福略站了一会儿,重又溜进东暖阁里,只听皇上吩咐怀恩,说明儿给储秀宫派个太医请平安脉。怀恩道是,“那其他主儿的,是不是顺便也派人一并请了?”

    皇帝思忖了下,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怀恩意会了,垂袖说是,“奴才这就安排下去,先遣一名太医给懋嫔娘娘和珣贵人、永常在请脉。倘或有遗漏,可以打发别的太医再跑一趟。”

    皇帝说就这么办吧,搁下筷子掖了掖嘴。

    满福见状立刻击掌,外头进来一队侍膳太监,鱼贯将餐盘食盒都撤了下去。皇帝起身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