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 36 章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第 36 章

    要承接雨露?虽说晋了位, 就应当做好这样的准备,但颐行乍然听见, 心头还是“咯噔”了一下。

    那个因她扫过脸的小小子儿, 如今以经是顶天立地的皇帝了,自己一门心思要做皇贵妃,其实好像从来没有意识到, 做的正是他的皇贵妃啊。

    怎么有些别扭呢, 颐行低头走在夹道里,地上一棱一棱的青砖铺叠, 好像永远走不到头似的。上回在御花园里赶鸭子上架, 一时来不及考虑太多, 满脑子想着露脸, 但刚才大眼瞪小眼的那一瞬间, 发现自己其实对于晋位这件事儿就没有想明白过, 只是意气用事地逼着自己上进,逼自己成为那个救全家于水火的老姑奶奶。

    贵妃见她不搭话,偏过头瞥了她一眼, “怎么了?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颐行回过神来, 说没什么, “就是走到今儿, 像做梦似的。”

    贵妃的目光变得悠远, 望向前面连绵的红宫墙,淡声说:“有些事是命中注定, 不是人力所能扭转的。当初恭妃使的那些个小手段, 把你从三选里头剔出去, 谁知道兜兜转转,你还是晋了位。往后啊, 就要在这四方城里活下去了,你想好了吗?预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想不想的,反正都这样了,颐行说:“我人长得愚笨,家里头也没了靠山,左不过谨小慎微,在懋嫔娘娘宫里讨生活罢了。”

    贵妃叹口气,“从进宫到现在,大小事儿也遇见了好几桩,什么人是为你好,什么人是有心害你,你可要分清喽。”

    这么说,无非是在她跟前提一回醒,自己是实心向着她的。

    宫里头的妃嫔们,除了今年的几个新人,剩下那些各人有几斤几两,贵妃心里门儿清。老人们是不会再有盛宠了,万一皇上来了一点兴致,也定是新人里头挑拔尖的。老姑奶奶日后出息大不大,暂且说不准,横竖像善常在之流,八成是入不了皇帝眼了,这会儿和老姑奶奶套好了近乎,将来也好有回旋的余地。

    颐行现在很懂得审时度势,她听出贵妃话里的意思,立时就坡下驴,“贵妃娘娘说得是,我心里都明白。这宫里主儿们……好像没有一个待见我。”她笑了笑,“只有您,几次三番看顾我,像上回春华门夹道里,要不是您,我这会儿只怕已经上贞贵人宫里伺候去了,也没有我晋位的造化。”

    贵妃对于她的晓事儿尚算满意,抿唇一笑道:“我说过的,看着故人的交情,也不能不护着你。你不知道,永和宫里发了你晋位的口谕,她们闹到皇太后跟前,一个个恨不得活吃了我。我这贵妃是个受气包,里外里夹攻,应付了这头应付那头,谁能知道我的不易。”

    颐行忙道:“贵妃娘娘能者多劳,少不得要受些委屈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么。”贵妃道,“早前我在宫里没几个能说得上话的,如今你来了,身边也能热闹些。”

    说话儿到了储秀宫,翠缥早先行一步进去通传了,可懋嫔并没有因贵妃驾到出来相迎,只派了跟前掌事宫女晴山候在殿门上。

    贵妃提袍迈进宫门,绕过影壁,晴山便疾步上来纳福,说:“请贵妃娘娘的安。”至于贵妃身后的颐行等一行人,她不是不知道,却也假作不知情,没有加以理会。

    贵妃的花盆底鞋踩在储秀宫的中路上,一手搭着流苏小臂,一头道:“我来瞧瞧你主子,你主子怎么样,近来好不好呀?”

    晴山说好,“谢娘娘关怀。我们主儿听说贵妃娘娘来了,原本要亲自出来相迎的,无奈身子沉,只好慢待娘娘了。”

    贵妃撇唇一笑,身子沉?当谁没生过孩子呢。当初她怀大阿哥的时候,七八个月了照常起卧,怎么到了懋嫔这里就分外金贵些,才五六个月光景,就已经下不得地了。

    “不碍的,龙种要紧。”贵妃嘴里这么说,抬腿迈进了正殿。

    懋嫔这会儿在东梢间卧着呢,听见贵妃嗓音,没等人进去通传,便扬声告了罪:“请贵妃娘娘恕我礼不周全。”

    贵妃带着颐行绕过一架花梨木雕竹纹裙板玻璃隔扇,进去就见懋嫔歪在南边木炕上,穿一身粉白撒花金滚边的衬衣,头上戴抹额,有孕却当生病似的养着,有种说不上的,仗肚扬威的味道。

    不过她还算知道尊卑,挣扎着作势要下炕,贵妃忙上前搀了一把,顺势将她重新按回炕上,笑道:“你如今不似平常,谁还能计较你不成?我今儿是来瞧瞧你的,自打上回万寿宴后就没见过你,不知你和肚子里的龙胎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懋嫔的目光从颐行身上轻轻划了过去,虽瞧着来气,却因为是皇帝给的示下,暂且不好发作。复转头笑着对贵妃说:“我们一切都好,偏劳贵妃娘娘惦记了。只是近来胃口不佳,想是入夏的缘故,小厨房变着花样给我做吃食,我瞧着眼馋得很,却无论如何吃不下。”

    贵妃和她闲话,“那可不成,就算不为自己,为着孩子也得进东西。想当初我怀大阿哥的时候,倒和你不一样,每日要吃六顿,才撂下筷子就盼着下一餐。”

    懋嫔听了这话,脸色顿时变了变。宫里人说话,哪个不留着心眼,贵妃早前得的是男孩儿,怀男胎贪吃,反之不爱吃东西的不就是女孩儿吗。可说一千道一万,大阿哥养到三岁上没养住,拿一个死了的孩子来比较,也许做娘的心里不觉得什么,旁人听了就不称意了。

    不过人家终究是贵妃,怀念早夭的儿子也是情有可原,懋嫔不好说什么,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了,转头便去呵斥小宫女:“贵妃娘娘来了这半天,怎么连杯茶都不奉上?”一头愧怍地对贵妃说,“自打我遇了喜,对宫人管教不严了,弄得如今连奉茶都要我吩咐,实在对不住娘娘。”

    贵妃牵唇哂笑了下,心道前两个月才打死了一个小宫女,这么着还说管教不严,倘或再严点儿,那这宫里岂不是都要被她杀光了?

    成了,虚与委蛇了这半天也尽够了,贵妃招来了颐行,对懋嫔道:“颐答应晋位的事儿,想必你已经知道了,万岁爷下的恩旨,让颐答应随居储秀宫,我这就把人带来了,你瞧着安排屋子吧。”说罢招了颐行道,“这是储秀宫主位懋嫔娘娘,来给懋嫔娘娘见个礼吧。”

    颐行道是,上前请了个双安,垂首道:“懋嫔娘娘万年吉祥如意。”

    懋嫔连瞧都没瞧她一眼,皮笑肉不笑道:“安排到我这儿来倒没什么,只是我们储秀宫不红,怕耽误了颐答应的前程。”

    这种令人难堪的话术,对付低位分的嫔妃最管用,储秀宫的珣贵人和永常在就是这么过来的,到如今还不是俯首帖耳,一锤子下去,连半个屁都不敢放。

    贵妃原不想插话的,但见颐行垂首不答,便笑着打圆场:“你过谦了,这紫禁城中,眼下就数你储秀宫最红,万岁爷安排颐答应进来,分明是想让她沾沾你的喜气,你倒这么说,弄得人家多难为情。”

    懋嫔听罢哼笑了声,也不说旁的了,转头问如意:“后头屋子,还有哪间空着?”

    如意微微呵了呵腰道:“回主儿话,养和殿和绥福殿分住着珣贵人和永常在,后殿丽景轩早前端贵人住过,后来端贵人过身,就一直空到现在。如今剩下东西两个配殿,凤光室和猗兰馆还闲置着,请主儿指派一间。”

    懋嫔倚着引枕,倨傲地打量了这位赫赫有名的老姑奶奶一眼,曼声说:“东为尊,西为卑,储秀宫里头就数颐答应位分最低,将来万一再有贵人常在分派进来,只怕不好安排。我看这样,就住猗兰馆吧,等再晋位,重新安排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当然这里头也有懋嫔的忌讳,尚家出了那么多皇后,要是一气儿把她分到凤光室,这又带着个“凤”字儿,万一借了运一飞冲天,那岂不坏事?

    颐行是不在意那些的,给个屋子就行,反正睡过大通铺的人,不像她们生来做主儿的人那么挑剔。

    她盈盈拜下去,“多谢懋嫔娘娘。往后我就依附娘娘而居了,若有不足的地方,请娘娘千万担待我。”

    懋嫔不耐烦地摆了摆手,颐行到这会儿就不必继续戳在她们眼窝子里了,又行个礼,从梢间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含珍和银朱在廊庑上等着她,见了她便问:“懋嫔娘娘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