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 25 章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第 25 章

    颐行憋了一口气, 说实话真觉得窝囊。

    可窝囊又有什么办法,终究矮人一头, 还是得忍着。

    银朱的脾气相较颐行, 实在要火爆得多,颐行从余光里看见她昂了昂脑袋,似乎有替她出头的迹象, 吓得她赶紧拿手肘顶了顶银朱, 示意她按捺。然而贞贵人等着她答复呢,她还能怎么说?左不过谢娘娘厚爱, 您看要是能成, 就给尚仪局下令吧。

    不过世上总有那么巧的事儿, 在她不得不回话的当口, 寿安门上走出几个人来, 竟是裕贵妃领着康嫔和穆嫔。她们一路走, 一路笑着议论寿安宫的梨花,说这花儿今年花期倒长,兆头好得很。待朝前一看, 见夹道里站了这么些人, 这三路人马狭路相逢, 倒是一番有趣的场景。

    “今儿这么巧的嘛。”裕贵妃笑着说, “我才刚去给贵太妃请安, 出来竟遇着妹妹们了。眼看日头高起来,你们站在这里做什么呀?”

    宫里官大一级也会压死人, 于是一群人分着批次地, 由低位向高位请安。

    裕贵妃的视线轻轻从颐行身上滑了过去, 这种场面,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, 想是恭妃欺人的瘾儿又犯了,上回指使选秀嬷嬷把人刷下来,这回又打算和人过不去了。

    恭妃场面上也会支应,含笑说:“上月我阿玛病了,我在菩萨面前发了愿。这程子我阿玛大安了,特上宝华殿还愿来。”边说边一瞥颐行,“这不,正好遇见颐行姑娘来办差,少不得停下说两句话儿。我瞧着颐行姑娘在尚仪局,实在劳累得很,才刚还问她呢,愿不愿意上我的翊坤宫去听差。”

    裕贵妃哦了声,“那颐行姑娘怎么说呀?”

    祺贵人掖了掖鼻子道:“颐行姑娘最是知情识趣儿,怕自己办差生疏,惹得恭妃娘娘不高兴来着。”

    贞贵人见她们已经打了头阵,也急于在主位娘娘跟前立功,便把先前的话又复述了一遍,末了道:“恭妃娘娘是打心眼儿里的喜欢颐行姑娘,我原说了,实在不成先让姑娘去我宫里头,我宫里两个丫头办事还算周全,让她们带着她点儿,要不了多长时候,自然就出息了。”

    谁知贞贵人话才说完,就引来穆嫔一声轻笑。这声笑叫贞贵人闹了个没脸,气恼之余堆起了一脸僵笑,转头问穆嫔,“穆嫔娘娘,我说错了么?您笑什么呀?”

    穆嫔今儿穿着一件铜绿的百蝶穿花褂子,下头配缃色阑干裙,听贞贵人这么问,抚了抚珊瑚南珠的一耳三钳,笑呵呵说:“妹妹是真不知情,还是假不知情呀?虽说尚家坏了事,姑奶奶充入后宫做了宫女儿,可人家祖上出了五位皇后,三位皇太后,莫说是你,就是咱们也得掂量着来,且看自己镇不镇得住呐。你倒好,真是个直肠子,说话儿就揽到自己身上去了。真要是在你宫里一切尚好,那也就罢了,可要是有个好歹,恐怕事儿不能轻易翻篇呀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说贞贵人品级不够还充大铆钉,一个贵人罢了,也有她挑宫女的余地,快别叫人笑话了。

    贞贵人听了,不免涨红了脸,待要发作,又忌讳自己位分低微,在贵妃和嫔面前没有说话的余地。

    可打狗不还要看主人么,恭妃就不大乐意了,摇着团扇道:“这话不通得很,既然进宫当了宫女,就该伺候主子,供人挑选。尚家门头再高,不也是过去的事儿了吗,这会子还讲出身,实在可笑。”

    颐行听她们你来我往,自己完全成了她们较劲争执的工具,倒也乐得置身事外。

    虽说眼下裕贵妃是敌是友还分辨不清,但她和恭妃不对付是肯定的。果不其然,裕贵妃软刀子扎肉很在行,轻声细语道:“话也不能这么说,我记得当初您家和尚家可是有往来的,您阿玛还是福海的门生呢。”说罢囫囵一笑,“人啊,走到几时也别忘了回头瞧瞧,结交断了,人情还在么,也别急赤白脸的,吃相恁个难看。”

    这下子连恭妃的老底也给抖露出来了,原来她家老爷子当初还是福海门生,要是照着辈儿来说,尚颐行可真行,真够大的,她简直就是满宫宫人的老姑奶奶啊!

    恭妃被回了个倒噎气,一时没法子,只好自解,缓和了语调说:“我这不也是瞧着家里的情分么,念她在尚仪局艰辛……”说着急拍了两下团扇道,“算了算了,既然贵妃娘娘愿意让她留在尚仪局,那就继续留着吧。不过那个地方,就算再呆上十年也没什么出息,贵主儿别不是打着关爱的名头,实则压制她吧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恭妃发现自己脑瓜子转得还挺快,既没损面子,也着实揭露了一把贵妃的司马昭之心。反正她没输啊,看着贵妃脸上尴尬的神气,她得意地笑了笑。也不再逗留了,架上了宝珠的胳膊,一摇三晃往她的翊坤宫去了。

    颐行到这会儿才敢暗暗松口气,心里庆幸,还好半道上遇见了裕贵妃,要不然这回真不好脱身。

    裕贵妃呢,也有话要对颐行说,便向琴姑姑等发了话,“你们先去吧,过会子再让她上值。”

    琴姑姑见识了一回娘娘们之间的刀剑往来,巴不得立时告退,听裕贵妃这样说,忙蹲安道“嗻”,临走还接过了颐行手里的竹帘,带着一帮宫人进了春华门。

    颐行现在得敛起神应付裕贵妃了,她谨慎地向贵妃和两位嫔蹲安,说:“谢谢娘娘们替奴才解围,要不奴才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恭妃娘娘的盛情才好。”

    裕贵妃总显得端庄得体,她温和地笑着,柔声说:“这么小的事儿,不必放在心上。她要讨了你,委实是不合适,要是按着家里的辈分儿来说,你上御前伺候主子爷都是够格的。这宫里好人虽有,别有用心之人也不少,你瞧她临走撂下的话,倒像是我不叫你登高枝儿,有意把你埋没在尚仪局似的。”

    裕贵妃说完,边上穆嫔和康嫔都笑了,康嫔道:“姑娘是聪明人,哪里能受她这样挑唆。明眼人都知道,她们是存着心的,进了她翊坤宫可不是一步登天的美差,只怕后头日子愈发难熬。”

    穆嫔说可不,“姑娘怕还不知道呢,早前选秀上头,就是翊坤宫使的绊子,要不这会儿好赖总晋了位分,不至于在尚仪局受埋汰。姑娘记好了,往后但凡和翊坤宫沾边的,都得加着点儿小心。这阖宫只有贵妃娘娘念着往日交情实心待你,倒叫那起子小人背后说嘴,说娘娘要仰赖尚家凤鸾之气,你说说,岂不好笑?”

    颐行到如今才算摸着点内情,果然那时候三选是给有意筛下来的。心里虽不服,却不能上脸,便掖着两手道:“奴才资质驽钝,就算参加了御选,也没福气记名,娘娘们为奴才抱不平,奴才怕辜负了娘娘们厚爱。至于凤鸾之气……我家孩子都给送到外八庙去了,哪里还来的凤鸾之气。贵妃娘娘是心大福大之人,千万别因这种闲话置气,伤了自己身子,不值当的。”

    嗳,经历了多少坎坷,才让这不知人间疾苦的老姑奶奶变得如此圆融啊。早前颐行并不会说好听话,别人捧她,她也受着,自认为自己经得住那些高帽子。

    如今进了宫,干了几个月人下人,才发现脱离了尚家,她连一点儿威望都没有了,空挂个老姑奶奶的名号,让人作筏子,枪打出头鸟。

    至于这位裕贵妃呢,小事上头确实维护她,但大事上并没有实质的帮衬抬举。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