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4章 铸剑山庄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第14章 铸剑山庄

    虞楚过去的闺房在后院左侧,院里假山流水,还有一个小花园。

    虞岳景没有说假话,哪怕三十年过去了,虞楚的院子仍然和过去一模一样,很明显有人定期打理。

    进入房间后,就连虞楚也恍惚了一下。屋内的物件摆设都和虞楚楚记忆里的一模一样,没有被动过。

    只不过唯一的变化是左面墙壁上突兀的空了一块,看起来这里似乎过去是挂着画像摆着供桌的。

    “你的东西我们都没有动过。”虞岳景看向虞楚,“想着你若是哪天想通了回家,不至于看到东西被人乱放而发脾气。”

    虞楚打量着屋内,她来到衣柜前,一打开,里面竟然挂满了女子的衣裳。再打开梳妆柜,里面是格式发簪与饰品。

    “这都是你走后,爹娘和我买的。”虞岳景注视着那一衣柜衣裳,他的神情苍茫,似是回忆,嘴角不知不觉带起一抹轻笑,“那时不论哪家的小姐引领风尚又或被评成安城美人,娘总会说,若不是楚楚走了,哪有他们家闺女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虞楚合上衣柜,她有些不自在地低声说,“大哥。”

    “怪我,今天是高兴的日子,不提那些了。小妹,来,你坐下。”

    虞楚被虞岳景摁坐在梳妆台前,他自己则是从抽屉中拿出一个红漆匣子。

    “楚楚,你看,你还记得这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匣子里,摆放着的是一支蓝花钗子,蓝花花瓣娇艳欲滴。虞岳景拿起发钗,坠子也跟着晃动,漂亮极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虞楚有些疑惑,而后才想起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三十年前,他们可能是关系最好的兄妹。

    其他家的长子闲暇时光经常爱找个酒楼聚聚,又或者一起写诗作赋。而虞岳景却总是用空闲时间去照顾妹妹,陪她出门买东西,帮她参谋那些女孩子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虞楚楚还缠着虞岳景帮她挽发,虞岳景一来二去竟然也真的学会了。要知道这种丫鬟才做的活,普通男子大多都是不屑于去做的。

    后来虞岳景新婚,外加虞老爷开始将手中的生意过渡给他,那一年虞岳景忙得不可开交,在外忙生意,回家陪媳妇,能留给妹妹的时间也不过是几句话的空闲。

    虞楚楚看上了一支发钗,便缠着虞岳景陪她去买。虞岳景没时间,给她钱让她自己去,虞楚楚不肯,虞岳景便只好说有空去。结果一直到虞楚楚和家里闹翻,这个时间也没空出来。

    曾经那些不起眼的小事,在后来回想起时,却能带来如此大的伤害。

    看到这只发钗,虞楚便明白虞岳景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愧对于她。

    “大哥。”虞楚无奈地说,“当年那事真的不怪你,也是我太不懂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提过去的事了。”虞岳景站在虞楚身后,他轻声说,“让大哥为你绾发吧。”

    虞楚的发型是修仙之人简朴闲散的风格,长发披在后背,头后只是简单地挽了一下。

    虞岳景拿下她的玉簪,黑发便全都散落下来。

    他已经苍老的手轻轻地梳着她瀑布般柔顺的长发,将头发绾成未出阁的少女发型,又将那只漂亮的蓝花发钗轻轻地插在发丝之间。

    虞岳景抬起头,他的目光与虞楚的目光在铜镜里相接。

    镜子里,虞楚和当年一样年轻漂亮,只不过看起来没了十七岁少女的稚嫩。

    可当她梳起过去的发型时,虞岳景仍然有些恍惚,好像忽然间记不清今天是何年何月,仿佛只要一推开门,爹娘还在,家还在。

    直到恍然的虞岳景抬起眼,看到了铜镜里自己那张已经略显老态的面庞,已经没有了年轻时的风流倜傥,他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。”虞楚轻声说。

    虞岳景怔怔地再次看向铜镜里的妹妹,尽管她的样貌没有大变化,可她身上的气质却是历经沧桑般的淡然,已然不似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女。

    铜镜里的虞楚眼眸平静淡泊,再也不见年少时眼里闪烁的光芒。连这个发型和娇艳欲滴的蓝色发钗,都已经不再适合她。

    在那一瞬间,被过去裹挟的虞岳景猛地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虞岳景双手微颤,他向后几步,苍凉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真是老糊涂了。以为破镜可以重圆,只要找回了你,过去的遗憾仍然可以弥补。”虞岳景自嘲地笑道,“可三十年终究物是人非,爹娘去了,我老了,你也不再是当年的你……我们家终究回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虞楚将他扶到软塌上,虞岳景佝偻着腰,仿佛一瞬间老了不少。

    虞楚历经轮回,本最会逢场作戏,可面对虞岳景,她的话术一句也使不出来,只会笨拙干涩地唤他,“大哥,我……”

    虞岳景摇了摇头。他伸出手,取下了她头后那只蓝花发钗,转而握住虞楚的手,将她的玉簪放回她的手里,轻轻握紧她的手指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吧,让我们一起放下过去。”虞岳景温声说,“拜祭父母之后,你继续去做你的女修,若有一日你得道飞升,我们在九泉之下也会欣慰的。”

    在这一刻,虞楚的心脏极痛,痛得她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可如今她已经是修仙之人,不再属于凡世,哪怕不飞升,她也至少能活成百上千年。她不可能再回到虞家,她和凡世间的情缘已经断裂,一切都不可能回到过去了。

    虞岳景如果能够看开,反而是个好事。

    他们借着这个说开的机会互吐心肠,聊了许多事情。

    等到兄妹二人走出房门时,这些年来一直压在虞岳景心间的那股郁结之气已经消散大半。

    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