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四章 眠粉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新不旧的木石小屋,老区边缘的街道充满雨后的土腥。

    沿海夏日的雨急促猛烈,只需短短十几分钟便可阴云密布,十几分钟后又复归晴朗。

    短促快雨洗净了街道,令草叶翠绿,蒙尘的窗户变得清晰,现在时间已是下午快至傍晚,一些码头工人已经结工回家,亦或是准备收拾收拾,进行另外一项工作。

    夕阳下,一个跛脚高大且枯瘦的男人沉默地行走在街道上,昏黄的光在其身后拖拽出长长的阴影。

    他脸颊凹陷,有着长长的络腮胡,双眼狭长微眯,深陷于眼窝,深青色的眼眶周边还有些发黑,病态的阴影让人根本无法看清他的眼神。

    但即便如此,他也称得上是容貌端正,只是过于阴郁,不似善类。

    虽然跛脚,但男人行走的速度并不缓慢,至多稍有些一瘸一拐。

    并非残疾,而是因为天生的畸形。

    男人的右腿小腿以下,已经不是人类的模样,一颗外表覆盖着厚实甲壳的青黑色肉瘤取代了原本的脚掌,暴起的血管和青筋从甲壳中凸起,随着心跳而鼓动,似乎是想要从中孕育,生出些什么非同寻常的东西。

    但因为胚胎中的缺陷,这孕育未能成功,故而变成了如今这样不上不下的畸变组织。

    白之民中经常出现这样的意外畸变,无论是族人还是外人都已见怪不怪,虽然不会有什么歧视,但他们都不允许娶妻生子,孕育后代。

    奥森纳的确是一个无趣且阴冷的男人,他一向不喜欢展露出任何情绪,脸上挂着的永远是宛如面具一般干涸的扑克脸,自然也没什么人愿意与他亲近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从来不惹是生非,也不会用尖酸刻薄的言语嘲讽其他人——这男人对自己的上司更是恭敬有礼,诚实谦卑,对码头监事而言,这毫无疑问就是最好的美德,所以他平日过的也算安稳,无人觉得他需要什么改变。

    但这就是他厌恶的地方。

    码头计账?如果不是自己的畸形,如果不是自己的家族被发配边疆远离帝都,如果自己有灵能天赋,如果

    不管如何,自己都不应该是现在这幅无趣模样。

    自己配得上更好的人生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阴郁的怒火自心中升腾而起,这是即便用黑菇美梦一场,享受一次酣畅淋漓爽快人生也难以祛除的憎恨与怨气。

    他现在只想发泄。

    如此想到,抬起头,奥森纳看向自己的屋子。

    他眯起眼,看见在窗口边上,有个白色的小小身影正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一位头上缠着绷带的白发男孩站在窗边,小心翼翼地看向窗外的街道。

    男孩白发青瞳,长相算得上是干净可爱,但头上却还在缓缓渗血,没有痊愈的伤口令洁白的绷带染上一层暗红。

    他显然见到自己的舅父,故而便惊呼一声,缩回窗后,像受惊的小兽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看着这一幕,奥森纳垂下头,低沉地笑着。

    他此刻心中充满一种病态的成就感——有人畏惧他,有人恐惧他,有人为他的想法而不寒而栗——这就是他唯一能感觉到自己好似活着的时候。

    自己的那个外甥哈哈,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家,什么话都不说,就站在他面前,等待他自己惶恐地承认自己的错误。

    无论是藏在厨房角落的银币,还是没有打扫干净的厕所,亦或是昨天没劈完的柴火想要找,理由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那小子肯定会乖乖认错。

    而他什么都不会说,什么也不会原谅,因为犯了错就该被惩罚。

    “不能打死,他也能卖钱,未成年小孩子的内脏,那些森里人也会出高价买不能打死了。”

    含混地自语几句,心情愉快,甚至脚步都快捷几分,阴郁的男人怀着满足感,笑着打开自己家大门。

    他看见,伊恩就站在房门口,局促不安地等待着自己的到来。

    “很好”奥森纳反手将门关上。

    他原本还想要说些什么话,但是突然有一包东西甩在脸上,眼前登时一迷,呛人的粉尘带着浓郁且熟悉的香气遮蔽了口鼻。

    “咳咳!!”

    奥森纳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,他根本想不到自己那位一向乖巧柔弱的外甥居然敢于做出这种事,而这香味显然是他平时搭配黑菇用的苏泊尔花眠粉

    他怎么可能找得到

    在迅速地陷入最深沉的沉眠前,奥森纳看见伊恩慢步走来,带着自己平日用于捆绑熏肉的绳索,还有一根显然被磨尖的草叉。

    莫大的不安与恐惧升上心头,令他想要大叫出声。

    但奥森纳也没机会继续思考。

    在浓郁的香气间,他陷入长眠。
上一页目录下一章